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阳光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用新浪微博连接

一步搞定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大中陶瓷
搜索
热搜: 活动
查看: 296|回复: 1

[其它] 我的穿越之旅 四(守护星) [复制链接]

Rank: 8Rank: 8

签到天数: 1581 天

[LV.Master]终级天尊

功勋值
3
阳光币
4268773
威望
9
精华
8
帖子
3159

发贴之星 版主勋章 玫瑰勋章 中級会员勋章 高級会员勋章 金牌会员勋章 美女勋章 建坛精英 贵宾勋章 一级阳光勋章 金钻勋章 天神至尊勋章 猴年生肖勋章

发表于 2020-1-22 21:52:34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阳光YOUTH 于 2020-3-8 20:55 编辑




我的穿越之旅


·作者:晓敏



      前言: 这场梦境认为就此要醒来吗?我不想醒来,多希望这不是梦,是真实,是真真切切的,我身体是健全的,我真的背起书包踏进校园,我的童年有一群小伙伴,还有老二,居然和他同校两年,平时朝夕相处,一点一滴,原来另时空我童年少年光阴里依旧有他的参与。
   最重要的是我与爷爷相处了十年,除了感受着奶奶对我无微不至的疼爱之外,爷爷也对我倍加宠爱着……。而在我十五年成长的路上,爷爷教会我做人的道理,爷爷身上的朴实善良在日常中潜移默化感染了我。
   迷离中,我一如自我催眠,刚要清醒过来,我拼命挣扎紧闭双目,我脑海里如快速播电影似的,从爷爷离世那天,我哭得晕过去,到我醒来,我抱着奶奶,说着救救爷爷,我要爷爷回来。我看见夜深奶奶偷偷拿着爷爷的遗像伤心哭泣,爷爷奶奶生长在旧社会那个年代,婚姻都是包办的,所谓的媒妁之言,爷爷奶奶的感情却很深厚。
     快速的画面若隐若现,痛失去爷爷后,我变得沉默寡言。面临高考我无心学习,最后与大学失之交臂,只读了两年的中专毕业。时光飞逝,在我第一次失去至亲的日子里,我和奶奶相互依偎,也相依为命。一起长大的同学好朋友们,陪着我一起度过伤心的日子,朋友之中也包括老二。
    隐隐约约画面出现这样的场景,那是在沿河一处护坡石板处,我静静坐在石板上,下面就是滔滔不绝昌江河。我愣愣看着河水滔滔,这时我身旁站着个人,我刚抬头,那人竟一屁股坐下来了,十三岁的男孩子,穿一身牛仔衣裤,他冲我憨憨微笑,我说老二你怎么来了,老二回:“不见你,你奶奶在找你呢,我便来看看你在不在这里么。”他的样子依然是我记忆深处的样子,憨厚的,且带点傻气的,穿着也是我记忆中那身牛仔衣服。这样的场景,在快速的画面里出现过许多回,老二他来找我,我们不约而同在某个地方相遇,朋友们一起玩时也有他,似乎我的生活中始终有他的影子。
    老二没读高中,初二他就辍学在家里帮他父母干活、做家务、管弟弟,在家里排列老二的他,属于姥姥不疼,舅舅不爱。老二的学习成绩一向前列,可家里有兄弟仨都要读书,农村家庭,上镇来也只是干干体力活,自然是共不起三个孩子的学业费。于是辍学牺牲学业的那个首当其冲便是老二。
    我十八岁了,雨季的年龄,青春正发芽,也正是情窦初开的时期。现实中,我好像早恋了,这好像只是朦胧的、懵懂的,我不知怎样去描述那时的情感。而在另时空隐约间我也逃脱不了早恋的迹象,当然是暗暗的,说白了就是暗恋,现实亦是。
    1998年,这一年的初夏,南方发生了百年一遇的洪涝灾害。昌江河淹上岸,麻石弄靠沿河,一条马路的距离,麻石弄住的居民每年都经受着洪涝的考验。而1998年那场大洪水淹过了大屋屋顶,大屋邻居纷纷搬东西,搬不走的东西,便任凭洪水淹没,也随污水飘浮飘向远方。大屋淹水了,奶奶去小姑姑家暂住,我回爸妈那边。姑姑家是自己盖的三层楼房,姑父将自己的母亲和老二一家也接去了,在那儿等待洪水退去。(现实中,真有此事,那是1998年6月26号,因涨大水奶奶和婶婶带着堂妹,住到姑姑家里,老二和他的弟弟也去了。而我也去姑姑家那里,记得是姑父来接我,担心我们家也被淹。另时空,我虽回自己家,但奶奶在那儿,我放假在家无事,便去姑姑家玩。)     
   相同的一幕并出现在另时空里,这是冥冥之中的安排,还是命中注定。同样我在姑姑家住了三天,和老二住在同屋檐下,一起吃饭,一起玩大富豪棋,一起看那部新乱世佳人连续剧,晚上老二就睡在对面的房间,他的呼噜声他翻身我都能听得见。那晚同样我和老二单独相处。
   (现实中是我们俩在二楼看电视,看的是王刚主持的一档节目,那是他主动跟我说话一次,说的是节目里面的事。而另时空里,我和老二在三楼阳台上看夜空中星星。)
    我们并肩站着,昂起头观赏这盛夏夜空繁星,老二手指指向那颗最亮的星星说:“晓敏你看那颗星多亮啊!”我笑着:“嗯,真亮啊,估计那颗是守护星吧,守护星是最大最亮的一颗星。”老二认真的望向我,我耳边传来一句话:“等我长大了,做你的守护星。”那年我十八岁,那年老二十五岁。那句话不断在我耳边重复着,我面红耳热,心脏扑腾得厉害。
  (我依然目视着眼前的屏幕,屏幕画面时而慢并清晰,时而又快速的一闪而逝。)
    一天,我在好朋友魏冬妮家里玩,魏冬妮她也没考大学,她家家境也比较困难,她爸爸在瓷厂里运做瓷器坯的,她妈妈没有工作,家庭妇女,她还有个比她小六岁的妹妹,名叫(魏春子。)魏冬妮的爸爸在厂里运瓷器坯,养活一家四口,她的妈妈属于不安分的人,整天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,她妈妈喜欢唱戏,经常去公园里凉亭的地方,和一帮岁数四五十岁的老头老太太在一起唱戏,她妈妈为了唱戏可以不管家,不照顾俩女儿和辛苦干活的丈夫。为此,魏冬妮的爸爸没少跟她妈妈吵架,甚至打架,魏冬妮姐妹俩常常因父母在家闹而受惊吓,她担心父母会分开,担心她妈妈有那么一天抛下他们父女仨。经过长久的家庭吵闹不和睦,魏冬妮早已习以为常了,已经不担心家散,她反而希望父母分开,好结束这样吵闹的家庭。
   我们在看琼瑶电视剧(婉君,)正是盛行琼瑶名著改编的电视剧热播期间,少女年代的我们可追捧了,从看琼瑶的书籍,到琼瑶剧,那是相当的痴迷。一部部荡气回肠爱情故事,我们常常看得感动到泪眼汪汪,同时向往着自己也拥有一段刻苦铭心的爱情。
    我和魏冬妮边看剧边讨论,剧里的婉君真正喜欢的那兄弟三其中哪一个呢?是婉君给大哥冲喜的伯健?还是迎娶婉君过门的二哥仲康? 还是吹箫给婉君听的叔豪?
    魏冬妮问:“晓敏你觉得婉君喜欢的是哪一个呀?”我反问:“你觉得是哪个?”
    魏冬妮应道:“我觉得是叔豪,伯健比婉君年龄年长好几岁,虽说婉君是伯健的童娘媳,但他就像婉君的兄长,叔豪和婉君一样大,也算和婉君两小无猜一起长大的,而叔豪是默默地对婉君好,不争不抢,不像仲康给婉君带来困惑压力,所以我觉得婉君跟叔豪般配。”我也觉得婉君和伯健的感情是兄妹之情,这点跟魏冬妮想的一致,我倒倾向仲康,仲康敢于争取自己的感情,虽然他的做法看似不顾忌大哥伯健,也忽略了弟弟书豪,使婉君难以抉择,但是仲康是旧社会新青年,他反抗封建思想,利争恋爱自由。
     魏冬妮听了我倾向仲康的说法,她忽然问道:“晓敏你有喜欢的人,是不是?”我心咯吱一下:“哪有啊!没有的事。”
魏冬妮道:“你看你脸都红了,还说没有,快如实招来。”
我道:“我哪有红脸呀,。”
魏冬妮笑道:“哈哈,你不招,我也知道,你喜欢那个常路过我们这弄堂里的高高瘦瘦,戴副眼镜的男孩子,他就住在下弄堂里,对不对?” 我哈哈大笑:“好像是你喜欢人家吧。”魏冬妮的脸也泛红了,嘴里却否认。
    (现实中,我记忆里面,真有个高高瘦瘦戴着眼镜的男孩,常常路过大屋那条弄里,每当我在弄里玩,看见那男孩路过,我会偷偷看两眼,但那样的感觉是种看到好看的会多看两眼,和对老二的感觉不一样。)  
   魏冬妮道:“你真的没有喜欢的人吗?”
我违心道:“没,你是不是看上了那个高个子的男孩呢?”
魏冬妮道:“我不告诉你,你都不告诉我,你先说,我才告诉你,你就说嘛晓敏,我们可是好朋友啊。”魏冬妮挠我的痒痒,“说不说,不说的话,我一直挠你的痒痒,让你笑死去。”
我道:“哈哈哈哈,别别挠了,我笑的肚子痛,我…哈哈,我…哈哈,我说还不行吗?哈哈。”
我的心扑腾跳着,脸颊瞬间发烫,吞吞吐吐说着:“我…我…,讲好了,我说了,你也要说,你不许反悔。”
魏冬妮急切道:“知道了,你快说,不然,我继续挠你的痒痒了。”
我羞红了脸道:“我那个,他,哎,你也认识的嘛。”平时我们提起到老二这名字,我都没有这么难以齿口。
魏冬妮歪着脑袋想道:“我也认识,是我们的同学?提示下吧?”
我小声道:“我们大屋里的。”
魏冬妮一惊道:“你们大屋里,张健吧,嘿嘿。”
我道:“不是。”
魏冬妮道:“不是张健,那肯定是张灿,你喜欢张灿啊?”
我脱口而出道:“不是张灿,是老二。”我扭转头,不好意思。
魏冬妮惊讶道:“你喜欢的是老二呀?天哪!晓敏你喜欢老二啊?”
随后魏冬妮问我说的是不是真的?我不作声,只是点点头。魏冬妮取笑道:“难怪你会倾向仲康,仲康也是家里的老二,原来某人说的是对面大屋里的老二呀,嘿嘿。”她这都能联想到,纯属巧合而已。
  我道:“讨厌,才不是呢。”魏冬妮不愧是大几个月的姐姐,接着她便呢喃道:“老二的年龄比咱们小嘛,你喜欢他,你奶奶和你爸妈会同意吗?还有老二现在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屁孩,他懂不懂什么是喜欢呀?再说你们家是亲戚关系,老二也算是你弟弟呀,晓敏你是一时脑热吧。”魏冬妮的话把我说愣住了,这些事我居然都没想过,同时感到难为情,我鼻子一酸,两滴豆大的眼泪从脸颊两旁滑落,魏冬妮见我哭了,她有点不知所措道:“汪晓敏你怎么了?怎么就哭啦?我说的话让你难过了?”
我用手抹去眼泪道:“没…没怎么。”
  我有些荒乱道:“我胡说的,我就是想听你说你喜欢那个高个子男孩,才胡说是老二,你可千万别说出去,好吗?”我笨的可以,竟找这样的理由来掩盖,谁信呢?但我的表情是认真严肃的,魏冬妮看我那么严肃,她保证不说出去,连晶晶都不告诉。







附件: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。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Rank: 8Rank: 8

签到天数: 1581 天

[LV.Master]终级天尊

功勋值
3
阳光币
4268773
威望
9
精华
8
帖子
3159

发贴之星 版主勋章 玫瑰勋章 中級会员勋章 高級会员勋章 金牌会员勋章 美女勋章 建坛精英 贵宾勋章 一级阳光勋章 金钻勋章 天神至尊勋章 猴年生肖勋章

发表于 2020-1-22 21:53:25 |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阳光YOUTH 于 2020-2-15 22:29 编辑

    (现实中,也有这桥段,对象是我的妹妹小珊,她也探我的话,要我告诉她,我喜欢的人是谁,她也告诉我她喜欢的人是谁,我傻啦吧唧,就跟她坦白说了。也拜托她不要说出去,结果呢,她没有守口如瓶,还跟妈妈说了我喜欢的人是老二,我记得,当时我趴在厨房琉璃台上哭,后来我还跟妈妈解释说:我看老二的爸妈都不喜欢他,因为看他可怜而已。细节我不是记得那么清楚,总之记得有这回事,我妈和我妹妹估计她们很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。)  
     从那告诉好朋友魏冬妮以后,我的心思便重了,魏冬妮说的话令我不得不警醒,我和老二的年龄相差,我们这层关系,通通不合适。于是我开始有意躲避老二,不与他有一起玩的机会,哪怕是一群朋友在一块,我也尽量不参加了。可是同住一大屋里,他家就住在我奶奶家隔壁,仅挨着木板墙,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。还好,白天我要上学,还有半年中专毕业。而老二去学徒了,跟着一老乡学木工,晚上好晚才学徒回来,这样我们见面时候便少了。
     少与老二碰面这不代表我对他的感觉会因此减少,相反我心里面不由得想起他,会偷偷的注视着他。每晚老二学徒回来骑辆老旧的自行车,我在房间里总能听见老二骑自行车骑到大屋门口,然后推着车子进来的声音。
   临睡前,我躺在奶奶的身边,我两耳却听着老二上阁楼睡觉的动静,他在阁楼跟他的大哥和弟弟说话、打闹,我听得一清二楚的。早晨我还是与老二碰面,我走到他家前,看见他从阁楼楼梯上爬下来,或是一同在大屋外水池边洗漱,互相默默无语对视。
   有一回在路上,老二碰到了我,他骑着自行车擦过我的身旁,他回头一看便停住了。老二开口问道:“回去啦?”
我回应:“嗯,回去。”他从自行车下来,推着车跟我并肩走。
老二道:“你坐上来我带你走吧。”他提议要载我。我怎好坐上他的自行车呢,我心里面是很紧张的呀。
我拒绝道:“不用了,你先骑车走吧。”本以为他会再叫我上车,或是说点别的,和我一起走路回去。可我拒绝不用了,老二只看了我一眼,再无二话,他的脚一蹬骑车就这么走了。
   (现实中,我比老二年纪大这事,说心里话我是在意的,我记得,知道他比我小三岁那会儿,当时很懵懂的,想着我是女的,他是男的就可以了。后来我想到自己有残疾,也在意年龄大小这方面,为此,我陷入矛盾痛苦之地。然而,另时空我的命运不是改写了吗?为何与老二的年龄相差,还有我们亲戚关系却没改写呢。)
    (我完完全全陷入了另时空里,在那另时空里我的感情仍就倾心于老二,我能看见他的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看见他憨厚的样子,这些是我记忆深处珍藏的回忆。然而另时空里,老二也对我忽冷忽热的态度,难道另时空里我们还是无缘往前。迷离中的我越想越难受,我眉头紧锁,我呼吸急触,不知怎么的,脑中的画面速度一闪而过,闪过的画面有奶奶,有爸妈和俩妹妹,有老二,有好朋友。不一会儿,我好像掉进了水里,好深好深的水,我往下沉,越沉越深,水呛得我无法呼吸,也无法喘气,我更呼叫不了声音出来。)   

写于:2019-12-7


此故事,真亦假,假亦真。
随时修改,如有分享之友,谢谢进来坐一坐
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大中陶瓷
fastpost

Archiver|手机版|阳光论坛 ( 赣ICP备12001130号-1 )  

GMT+8, 2020-5-30 00:53 , Processed in 0.197296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JDZTech.

© 2001-2011 JDZTech.

回顶部